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华秋实

用最真挚的笔墨,记述最值得珍藏的记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进城赶考  

2007-06-24 09:50:26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进    城    赶    考

(散     文)

 

    六、七月时光,又到考试季节。我忽然回忆起自己参加中考的事儿来了。
    一九八二年夏天,我初中毕业。老师告诉我们,要到县城去参加中考。听了这消息,全班二十几位同学,无不欢欣雀跃。我们高兴,不是因为要毕业了,更不是因为我们要去参加中考。我们高兴,是因为中考要去县里——,要知道,对于全班二十多名同学来说,去过县里的没有几个。因此,趁此机会,逛逛县城,真不失为一件令人向往的事。至于中考,对我们来说,反到好象是借逛县城而捎带办的一件并不重要的事儿。反正对我们中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来说,这次中考,是其人生中的最后一次考试。大多数的人,对考高中、师范、中专,从来就没有抱过什么幻想。之所以去参加考试,不过是去做一次例行的公事罢了。
    临近中考了,老师说,每个人要准备九元钱的伙食费。我们中的许多人又发起愁来。九元钱,不是个小数目,想从家里要出这九元钱来,不是件容易的事儿。果然,班里有几位平时学习成绩不好的同学,便放弃了这次中考——他们知道,对于他们来说,这钱,百分之一百二十是白花。我回家去要钱,我妈倒没象以往要钱时那样多唠叨,七拼八凑,出乎意料之外,还多给了我一元。我高兴的不得了。一元钱,能买几本小人书,说不定还能到县城的电影院去看场电影呢。
转眼,中考时间就到了。从我们学校到县城约有三十多里路。路是沿山间河道的一条土公路,乱石成堆、坑洼不平、黄尘滚滚。没有公共汽车。同学当中,家里有自行车的也就两三个人。我们商量好,等到考试前一天,大家相跟着一起步行去县城。说实在的,当时的我们,谁也没把这三十多里山路放在心上。吉人自有天相,我们要去赴考的那天早晨,公社那辆东方红拖拉机要去县里拉化肥,经过校长求情,没费多少劲,我们便挤在了那辆拖拉机的挂斗上。在轰隆隆的马达声中,我们如同老父亲手中簸箕里舞蹈的玉米粒一般,上窜下跳,手舞足蹈,斗志昂扬,意气奋发,向着县城进发。
   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颠簸,我们终于望到了县城化肥厂那高大的黑烟囱。早听去过县城的同学说过,看到了那高大的烟囱,县城就很近了。那一根烟囱,高大威猛,顶天立地,直插云霄。一股黑烟突突地从烟囱口中涌出,飘散在空中。我们一阵欢呼,如同望到了北京的天安门城楼一般兴奋。
    县城并不如我们想像的那样美丽漂亮。拉煤的大小车辆呼啸而过,卷起一阵阵黑风,撤下一地的黑面。但是县城毕竟是县城,比我们公社可要热闹多了。车多,人多,卖东西摆小摊的多。正是夏天,街两旁摆满各种水果小吃。尤其是那鲜红的西瓜,一瓣瓣切开来摆在案上,令人馋涎欲滴。还有那正在炉上现烤的芝麻烧饼,香味直往人的肚子里钻。我们多么想痛快地吃上一顿,但摸摸瘪瘪的口袋,便都又使劲把口水咽回了肚子里。
    考点设在县二中。老师把我们领到了二中,交了三天的伙食费,领了饭票,还给我们安排 了宿舍——就是一间位于楼房底层的房间,一盘大通炕,只铺了一张破席子。"谁要是嫌这儿条件不好,可以去住招待所,一晚两块钱,有铺有盖",老师对我们说。我们不约而同地吐了吐舌头。不是不想去住有铺有盖的招待所,而是我们实在一个个囊中羞涩,这三天每人九元钱的伙食费,还不知道各人是怎么凑起来的。就在这无铺无盖的房子里凑合三天吧。傻小子睡凉炕,全凭火气壮。反正是夏天,谁也不是金枝玉叶之身,从小娇生惯养的宝贝圪瘩,凉席凉炕有什么了不起!
    第二天开始考试。考试很平常。我们没有谁感到紧张。更没有谁的老子娘赶了来在大门外心急火燎地准备了饮料面包伺候。对于我们来说,这次考试,就象平时在学校测验一般,考多少分,我们是不大在乎的。我们本来就没有多么大的奢望,也没有多么大的雄心壮志。对于我们的爹妈来说,他们心痛在乎的是这回下县城考一次试,又要多花他们的几分血汗钱。至于考成什么样,他们也是不怎么计较的。考上了,他们不一定就供你上。考不上,回家当小工、学手艺、下煤窑就是了。一切就这么简单。
    考试就这么的去考了。没有什么值得去记得事儿。令我们高兴的事也有,那就是二中食堂的伙食不错,早晨是蛋汤油条,中午是大米烩菜,晚上是馍头稀饭。特别是中午的烩菜中大片的肥猪肉,晚上的大白馍,让我们乐不思蜀,真想就这么考下去,考它个半年六个月不罢休才好。二中的大院里有一个公用的自来水龙头,对于我们来说,也是新鲜事物.中午、下午考完试后,我们便去把那水龙头拧开,水哗哗地流出来,我们先是用嘴对了水龙头,猛喝一阵,然后洗脸、洗手、冲脚。二中的教师家属对我们侧目而视,一脸的不屑,就象文明人看着野蛮人,但也没有人过来干涉。
    横穿县城有一条三川河,清清的河水四季长流。二中的后门出去不远,就到了河边。那天中午吃完饭后,我们几个同学相约去河里耍。我们来到河边,试探了一下,感觉河水并不深,便脱衣服下了水,在水中瞎扑腾。我在水中扑腾了一会儿,不知不觉向河中心靠过去。突然,我的脚下一滑,人一下子全部没入水中,只听耳边水声呜呜、呜呜的响,身体悬空,脚踩不到一点硬地。完了!我的心中一凉,——我的小命怕是要送在这里了!我感到十分害怕、绝望,头脑里意识却十分清醒,双手双脚拼命地折腾。终于,感觉脚踩到了硬地,腰一挺站了起来,眼一睁又看到了天空、太阳。我失魂落魄,没命地向岸边奔去,到了河滩上,一下子瘫倒在地,那时候眼泪才刷地流了出来——小小年纪的我经历了生死一劫!这件事至今想起来仍让我后脊梁冒冷汗。
    三天的中考很快过去。考完最后一门课后,当晚老师组织我们去县城的电影院看电影,每人两毛五分钱的电影票。看的是新电影《牧马人》。我们从没有在真正的电影院里看过电影,也从来没有看过这么新的片子,坐在宽大的电影院里,体会着那么好的电影放映效果,一切感觉是那么的新奇、美妙。电影中感人的情节、迷人的风光,深深地吸引着我们,令我们陶醉,也使我们再一次体会到城里和乡村巨大的差别。
    看完电影,我们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。在那个炎热的夏天,我们一群乡下少年,睁着迷茫的双眼,迈步在陌生的城市街头,我们衣服破旧,神情疲惫,一切与这个城市是那么的格格不入。路灯雪亮,穿着时髦的城里人三三两两悠闲地在散步。小商小贩们的叫买声仍旧不绝于耳。推着自行车卖冰糕的小贩让我们直咽唾沫,许多好吃的水果、食品,照例刺激着我们脆弱的神经。我们缩头缩脑,象一群游过街市的小偷。我们感到人家城里人是那么的高贵,而我们仿佛一群未进化成人的猴子。回到了二中那间空荡荡的宿舍,躺在光溜溜的席子上,我们一个个都不想说话。明天就要离开县城了,我们忽然感到了一种恋恋不舍。城里与乡下比起来,是那么的美好。电影院、自来水、路边城里小孩摆的小人书摊,夜晚明亮的路灯,热闹的街市,让我们难以忘怀。少年的我们,第一次产生了忧伤。一向对学业、对所谓前途不大在意的我们,在那个晚上,在县二中学生宿舍那光溜溜的席子上,我们头枕坚硬的砖头,第一次开始思考我们的过去、现在、将来。就是在那个晚上,我们中的不少人,产生了一种强烈的、过去从来未有的想法:继续学习,不向命运低头,努力改变命运!在我心中,也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念头——我要回来,总有一天,我也要成为城里人!
    第二天早晨,我们背起破旧的书包,离开了二中,出了县城,回首向曾迎接我们到来的大黑烟囱默默地告别,然后向着我们来时的方向走去。没有来时那般幸运,再没有拖拉机搭载我们。走出县城不远,同学中有人提议,说离我们公社不远的另一个公社的一个村子里,毛主席显了灵,大家何不去看看。他的提议得到了大伙的赞同。我们一个个又来了劲儿,昨晚短暂的忧愁已被丢到了九宵云外,兴高采列地绕到另一个岔路口,向传说中毛主席显灵的那个村子进发。我们跋涉二十多里山路,来到了那个小山村。按照村里人的指点,来到一孔破旧的土窑洞里,那里住着一个孤寡老人。在老人家看到的一幕让我们目瞪口呆、惊惧不已:在两三丈深的窑洞掌子,在阴暗、粗糙的土墙面上,一幅毛主席像清晰可见——就是那种文革期间常见的毛主席穿着银灰色中山装、头发直立后背的正面标准像——像是直接从土墙面上映现出来的,那里并没有画的痕迹,也绝没有贴纸一类的东西。我那时候的视力很好,千真万确,看到毛主席微笑的影像直接从土中显现出来。据老人说,那里原先曾贴过一幅毛主席像,几个月前,老人收拾屋子,揭掉原先的主席像几天后,现在的主席像便从土里显现出来。一时间,毛主席显灵的消息不胫而走,前来求神问药、顶礼膜拜、要求主席他老人家排忧解难、甚至平反冤案的人络绎不绝。我们见到主席像下面老人摆了一张桌子,上面摆满了人们贡献的水果糕点。据说县里的人、地区的人也专门来看过,但也无法解释这是怎么回事,便不了了之,不再过问。
    我们带着惊疑和敬畏,向老人讨碗凉水喝了,便离开了那个小山村。翻过两座山,跨过几道沟,经过几个小时的行走,回到了学校。短暂的留念告别之后,我们收拾东西,各自回家。我们的初中学习生涯,我们的进城赶考,便这样结束了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