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华秋实

用最真挚的笔墨,记述最值得珍藏的记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梦回徐淮  

2008-08-31 08:22:25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公元二○○八年七月十一日,我再次从太原踏上了南去的列车,前往江苏徐州参加中国矿业大学政教八六班毕业二十周年同学聚会。整整二十年前,同样是火热的夏天,我从徐州中国矿业大学毕业,北返太原到西山古交矿区参加工作,实现了由一名青年学子向国家工作人员的转变。再往前溯,让时光的车轮后退二十二年,一九八六年那个硕果累累的金秋,我满怀梦想,充满对对未来与对外面世界的无限想往,出吕梁,越汾水,过太行,穿越华北平原,南下齐鲁大地,远赴淮海之滨的苏北徐州求学。
        往事历历,岁月如烟,不觉二十二载韶华已逝。
        与二十二年前初赴徐州不同的是,当年乘坐的是九元钱的半价硬坐学生票,而今,我则是舒服地躺在火车卧铺上,任飞速行驶的列车,带着我纷纭的思绪疾驰。
        一九八六年的秋天,十余年寒窗苦读之后 ,我有幸成为了我们那个乡村历史上第一个大学生。尽管对这个考学结果并不甚满意,但我还是带着金榜题名的喜悦,带着亲人的殷切期盼,带着乡亲们的片片叮咛,打起行李,准备前去报到。临行前,家里人曾要送我到徐州报到,但被我拒绝了。那时候,在县城三年高中学习,经受了离家独立生活锻炼的我,身上有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,心想正好利用这次机会,独闯徐州,也试验一下自已的胆量。二十二年前的我,十八九岁的年纪,浑身上下充满一种初生牛犊不畏虎的气概,不要说让我去徐州,就是让我一个人独自去美国,我也会义无反顾,头也不回而去的。同时,家里人虽说要送我,但父兄都是除了县城外,从未出过远门的人,让他们送我,与我自己去没什么两样。我的固执与坚定最终动摇了家里人的坚持。一来确实家里父兄都没有出门的经验,二来考虑可以节省开支,三者家里出于对我本人能力的信任,最终决定由我自行去报到上学。
       虽然无所畏惧,但真的独自坐在列车上,周围全都是陌生人的时候,我的内心还是掠过了几丝恐惧。简单的行李搁在架上,不时要眊上一眼,总担心谁会顺手牵羊掠了去;装有少许现金的贴身内衣口袋,手总是紧紧的捂着,生怕让贼娃子摸走。不敢和旁边的人说话,看起来那些人都是了不得的人物。怯生生的双眼,无助地望着窗外。刚刚坐上火车的时候,还对火车上的一切充满了好奇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列车单调的哐当声逐渐变得乏味。在熬过了十九个小时的漫长旅程后,列车抵达徐州。下了车,我拿着简单的行李,按照入学通知书上的说明,从火车站坐11路公共汽车前往矿业大学报到。在车上,一位大叔和我攀谈起来,他从我的口音中听出了我的家乡所在,突然问我:你是从山西吕梁来的吧?我反问:你怎知道?这位大叔笑道:我在你们那插过队。又说,来吧,来了好好学习,将来毕业留在我们徐州算了,徐州比你们那强得多。那人的口气中充满了自豪。我立即反驳道,不,我不会留下的,我一定会回到我的家乡去。那人笑了笑,不再说话。二十二年后回想起来,我不禁为自己当初的唐突与幼稚感到可笑。
       从那天起,我开始了两年短暂的大学生活。
       在中国矿业大学这所著名的高等学府,我们这个班是个另类。说它是个另类,我想至少有以下几个理由:一,在这所堂堂的国家重点本科大学里,我们这个班仅是一个专科班;二、中国矿业大学是一所工科院校,我们这个班却是它的第一个文科系的文科班;三、我们的学制是两年,而不是一般的三年制专科。全班三十名同学,来自河北河南山西安徽四个省份。虽说是专科生,但大部分同学的高考分数都在本省超过了本科录取线。可以说,在两年的学习生活中,我们这个班的同学们过得并不愉快。因为在别人的眼中,我们不管怎样升上了大学,成为了大学生,可在我们班大部分同学的心中,却认为自己是高考的失败者,在中学里,大家都是佼佼者,一个个心高气傲,现在仅仅上了个专科,心里都不是兹味,因此,一种抵触的,失败的、不甘心的,悲观的情绪在整个班级里弥漫了两年。
       应当说,虽然如此,矿业大学两年的生活还是在我们的人生历程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记。首先,对我来说,矿大的校园是美丽的。来自吕梁山黄土高原深处的我,从小真的没见过什么象样的美景。矿大是新兴校园,徐州是历史名城,那美丽的景色,幽远的历史文化积淀,让我陶醉、流连。那高大的淮海战役纪念碑,博物馆中精美的汉代金镂玉衣,碧波荡漾的云龙湖,让我领略了历史深隧与自然的美景。矿大的生活质量是我所满意的。说句不怕人笑话的话,矿大食堂丰富多彩的饭菜,让从小吃惯了粗茶淡饭的我大为赞叹,大快朵颐。我清楚地记得,初入学体检,我静重一百零八市斤。半年不到,便增长到一百二十斤。可见我生活的不错。矿大的老师们是优秀的负责任的。一批刚刚从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才生们,成为了我们的老师,他们才情四溢,热情洋溢,风流倜傥,他们与我们打成一片,成为我们的兄长,朋友。
        毕竟,我们中的大部分人不是自甘沉沦的人。在短暂的彷徨之后,我们在奋起,在抗争,在发奋。图书馆,有我们迟迟不愿离去的身影,院报上,刊发了同学的华章。学生诗社,有我们同学的高谈阔论。矿大,培养了我们,我们也在矿大留下了属于自己的印记。然而,两年,毕竟是太过短暂了!象一位老师后来所言,我们感觉彼此刚刚认识,一切还未正式开始,然而这个集体又势不可挡地分崩离析了。仅仅两年的大学生活,还没有品尝到真正的大学滋味,便又在猝不及防中结束了。带着各奔前程的喜悦,带着未可名状的迷茫,也许还带着几分未知的恐惧,我们挥手告别,流落四方,从此相忘江湖。尽管时时会有一些消息,也偶尔会有短暂的碰面,但毕竟是风流云散、马首西东。二十年间,我们想忘不能忘、想记记不住。
       我们是不幸的,高考失败,学非所愿,眼高脚低。然而我们又是幸运的,我们幸运走进了矿大这个美丽的大学,我们幸运来到了彭城这个自古兵家必争的胜地。虽然并不如意,但我们沾上了计划经济时代国家包分配的光,此后的一切,皆有所定,工作安稳,收入保障,住房分配,福利享有,虽不十全十美,却也自得其乐,不必象今天的学子们那样为求得一份饭碗而四处奔走。
       短短二十年,我们由青年步入中年,我们送走了二十世纪的落日,迎来了新世纪的曙光。经过毕业二十年的努力奋斗,大部分同学虽未飞黄腾达,却也脚踏实地,拼搏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。我们中,有的在特区成了赫赫有名的律师,有的是国家大型企业的干部,有的成了大中学校的名师、领导,有的是小有成绩的企业经理。矿大,我们没有给你丢脸!母校,我们永远为你而自豪与骄傲。
       二十年恍如梦境,一瞬而过。百年如梦的感怀和往事如烟的惆怅郁结心头。太多人生的感悟,无数的悲喜需要倾诉,一个念头,不可遏止,在我们大多数人的心中发芽,有时简直要喷射而出。二十年了,我们分别的太久太久,让我们团聚一回吧,我们已经不能再等!
       感谢我们的两位班主任老师:丁三青与温晓卉,感谢我们的班长与团支书葛文礼与朱云亮,以及其他几位热心的同学,是他们热心筹备,无私奉献了精力、时间、与金钱,最终促成了这次二十年后的聚会,让饥渴的心灵得了抚慰,让困惑的情绪找到了喧泄的出口。
        于是,在阔别二十年后,我们回来了!
        二十年过去,时代变化之大,超出了人的想象。火车提速了,当年十九个小时的行程,如今缩短为十三小时。巧合的是,与当年第一次来徐州报到时一样,当我从火车站打的去矿大时,又一次遇到了一位曾经在山西生活过的的哥。上车后,这位的哥便和我攀谈起来。当听说我们来自山西太原时,他顿时敫动起来,原来,这位的士司机在我们山西晋中当过几年兵。见到从山西来的人,尤如见到故人。
       与同学相见,格外激动。天南地北,隔不断两年中结下的同窗情。时光流逝,送不走往昔美好的回忆。二十年后的相聚,大家激情相拥,彻夜长谈。有太多的话要说,有太多相思情要诉。
       出乎我们意料的是当年的老师们,激动之情丝毫不亚于我们。在座谈会上,我们的班主任温晓卉老师几次不停地抹眼泪,丁三青老师也是激动不已。蔡世华老师欣然赋诗,王德福老师长文抒情。是啊,这一批老师,他们当年带我们的时候,大多也是刚刚大学毕业,年龄比我们也大不了几岁。可以说,我们是他们的开门弟子。二十年前,他们和我们朝夕相处,无所不谈,课堂上他们是老师,课堂下我们是朋友,云龙湖畔有我们同游的身影,泉山脚下有我们欢快的笑声。我们彼此建立了超越师生的情谊。如今我们回来了,一定也勾起了他们对往昔岁月的美好回忆,他们与我们一起激动,一起举杯痛饮,一起流泪,一起欢唱。
       回到母校,感觉是温暖的。母校,并不因为我们这个班的不起眼而轻视我们。进入校园,便看到了横挂的条幅:“欢迎政八六同学二十年后返校”,不禁让我们的眼中一热。当年的社科系,现今的文法学院,对我们这个开山之班返校异常重视,系里领导亲自参加了我们的座谈会,并介绍了系里的发展情况。系里校里也派出了摄影报到人员对我们的聚会进行拍摄报到,可以说,母校就象一位伟大的母亲,永远心中牵挂着她心中的游子。一切让我们感动,一切让我们心头充满暖流。
       二十年不见,矿大发展了。建起了更大更好更漂亮的新校区。学校规模大大超过了当年。在校师生人数屡创新高,科研成果层出不穷。我不禁为母校的发展而感到由衷的高兴。
       晚上,我独自行走在母校校园。法国梧桐更加高大茂盛,盛开的玫瑰依旧芳香,巍峨的教学主楼仍然象巨人一样耸立。往日的一幕一幕历历在目,睹物思情,我久久不愿离去。
        短短两天的聚会就要结束了。我们即将再次告别名城徐州,告别母校,告别亲爱的同学老师。两天虽然短暂,但二十年的相思之苦已解。在我们的人生旅程中,矿大,徐州,给了我们许多,今天,我们又一次在这里获得了力量,受到了慰藉。全班同学将再次从这里出发,去开拓我们炫丽的人生旅程。我们相约,十年以后,再会徐城!
        再见,矿大!再见,徐淮大地!
        我们还会再来,我们一定再来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邢兴平于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8年8月11日初稿,8月31日改毕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5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