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华秋实

用最真挚的笔墨,记述最值得珍藏的记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四 季 短 镜 头  

2010-01-12 10:14:54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  春天的时候,省城来了一批专家到本单位讲学。为首的是一位女专家,学识渊博,气质高雅,美中不足的是,这位女专家腿有残疾,——通俗地说,就是一位瘸子。但这丝毫也不影响大家对这位女专家的尊敬。讲学之余,专家们提出要游览本地市容。大家便簇拥着走上街头,那位女同志被大家如众星捧月一般,走在前头,谈笑风生。我作为陪同人员,走在众人的后面。偶然之间,我向旁边扫了一眼,突然看到了一个非常好笑有趣的画面:一个瘸腿的乞丐,两眼直直地随着我们为首的那位女专家移动,口中耷拉着涎水,奇怪的表情中满是不解与惊奇——他的心中是不是正在寻思:同样是瘸子,差别怎就这么大呢!
       夏天的午后,我驾车从省城的迎泽大街西行,在理工大对面停车等候红灯的时候,我突然看到了一个极其恐怖、丑陋的人脸:面目狰狞,披头散发,青面獠牙——总之一切形容人丑陋——不,形容鬼的词用来都不为过。我不是个胆小的人,但在看过这个人之后,还是让我大吃一惊,吓的不轻,我真的不敢再看那人第二眼。——那是一个专门在街上向等红灯停车时的过往车辆讨要的乞丐。我极不情愿地掏出十元钱,目视前方,伸手从车窗缝隙中把钱递了出去,心中乞祷红灯快点变绿灯,好让我快点离开。我感觉那人把钱接了过去,这时候,绿灯亮了,我恨不得马上飞走。在车子起动的那一刻,我听到了一句闷声闷气的:谢谢!尽管那声音有些含混不清,但我感觉到那声“谢谢”是发自内心的非常真诚的。那一刻,我的心头猛地一震,这么一个丑陋的人竟然会说“谢谢”!我突然感到一种温暖,因为这是我听到的最难忘最受感动的一句“谢谢”!
       秋天的傍晚,我下班回家。正是一场秋雨之后,天已经微凉。经过一家大型超市,超市的大屏幕放着电视节目,超市门前照样是人群熙熙攘攘。在离超市不远处的马路花坛边,坐着一群农民工,正盯着超市的大屏幕看的津津有味。这一幕,近来我几乎天天看到。它让我想了很多。它让我想起了一句过去的老话:世界上还有多少分之一的人民仍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(也许不是那么恰当);它让我想到,如果不是自己在当年的高考之中多考了那么几分,如今我会不会是他们当中的一员;它让我想到,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每天安宁地坐在自家的沙发上欣赏电视节目……
       冬天的早晨,寒流袭来,天气寒冷,我驾车上班。还是在等红灯的时候,我看到对面过来了两辆人力平板车,车上是些纸箱,酒瓶之类的物品。不用说,这是两辆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很常见的收破烂的平板车。不平常的是,两个驾车人为一男一女,两人冻的红朴朴的脸上洋溢着笑容,正在开心地说着什么,头扬得挺高。这是一对夫妻。这是一对收破烂的夫妻!这两人一大早就这么高兴,一定是有什么喜事儿!也许家中盖起了新房?也许儿女考上了大学?也许仅仅是一大早有了不错的收获?也许是受了他们的感染,这个冬天,我情绪一直不错。两个拉平板车的贫贱夫妻,能那么快乐地生活,我都能开上汽车了,还有什么理由要让自己不快乐呢!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.元.12    草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