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华秋实

用最真挚的笔墨,记述最值得珍藏的记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上辈人的苦难  

2011-03-01 17:11:37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 在我的记忆中,二姨的脸上有着一道长长的大伤疤,总是挂满了抹不去的忧愁,很少露出笑容。即使有时遇上高兴的事,也是很短暂的一笑又马上收回,随即又是愁容满面,仿佛那百结愁肠,无论是天大的喜事也化解不了。二姨从来没有过开怀大笑那样的情形,心中似乎隐藏了无限的痛苦悲伤。过去日子苦,这还可以理解,现在生活富裕了,这情形仍然没有改变。

二姨脸上的伤疤,小时候无意中听母亲说起过。她们小的时候,正是兵荒马乱的年代,我们那一带闹狼患,成群结队的恶狼出没无常,大白天就在村子里吃牲畜吃人。母亲和二姨十多岁的时候,一次两姐妹下地干活,突然窜出一只恶狼,扑向幼小的她们,两姐妹一边大声呼救,一边奋力与恶狼搏斗,搏斗中,那只恶狼狠狠地咬了二姨脸上一口,要不是大人们及时赶来,两姐妹恐怕都被恶狼吃掉了。但从此二姨的脸上留下了那道难看的伤疤。

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。但是幸福并没有就此光顾二姨。我小的时候就知道,表哥们和表弟叫二姨父分用不同的称谓,表哥们叫伯伯,表弟叫的是爹。虽然不明就里,却也没有那么多心眼多去想。后来稍大了一些,问过大人,大人们含含糊糊地说过一些什么,也没记在心里。后来再大一些,知道了先前的姨父好象是病死了,二姨又找了现在的姨父。表哥表弟算是所谓的隔山兄弟,因此才有了对姨父不同的叫法。但原来的二姨父到底是怎么去世的,我始终不清楚。大人们似乎也是讳莫如深。

年前有一段时间,父亲到我这里小住。一次我与父亲小酌。酒后微醺,我忽然问起父亲,我先前的二姨父到底是怎么死的。父亲叹了一口气,先是久久没有说话,后来才语气沉重地说出一段惊天动地让我震惊不已的惨痛往事。

那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,父亲告诉我。那时候我还没有出生。我姨夫当时年龄才三十多岁,家中已是儿女成群,生活也还算过得去。二姨家在比我家还要偏远许多的更深的大山里,住的是和那时大部分人家一样的土窑洞。二姨家的窑洞出门不远就是几丈深的悬崖。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。那年夏天的一个早晨。二姨的公公发现自家的窑洞前面似乎裂开了一条小缝。中午的时候,大家发现那条缝隙大了起来,但也没有人在意。到了下午,那条缝似乎更大了,这才引起了全家人的注意。于是,二姨父和他的父亲一起架起梯子,准备上去一探究竟。二姨父上梯,他的父亲和大儿子也即我的大表哥在下面把扶。就在二姨父即将上到梯子顶端的时候,突然之间,惨祸发生了,顷刻之间,仿佛天崩地陷,发生了山体崩塌,从二姨家的窑洞裂缝处,诺大的一片山体齐齐地塌陷下来,可怜一家三代三口人,瞬间葬身崖底!而更让人绝望和蹊巧的是,正在此刻,突然之间,天上乌云密布,雷声大作,暴雨倾盆,天昏地暗。此时的二姨一家人,真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眼看着三个亲人葬身崖底,却无法救援。直到第二天天亮雨停后,人们才下到崖底找人,可怜一家三辈三口人,那里还有活命啊!可以想见,那是何等令人撕心裂肺的惨烈一幕啊!

听了父亲的回忆,我们都久久没有说话。真想不到,人世间还有这样惨绝人寰的悲剧!而且这悲剧就发生在自己的亲人身上。从此刻起,我才读懂理解了二姨脸上那多年不散的愁云!

今天,不知为了什么,我写下这段文字。我只想说,人世间,曾经有那么多的苦难,应该让我们铭心刻骨的记忆。我们都应该对他人多一份理解,多一份祝福,可能的话多上一份帮助,然后好好珍惜今天平安幸福的生活。

我也对我自己说,下次回家一定要去看看已是古稀之年二姨。当然,我肯定不会去揭开那尘封已久的伤疤,但我应对二姨送上最美好最真挚的祝福!

 

(写于2011年元宵节清晨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